源氏物语与宇治 宇治十帖相关景点
 
却说当时,有一女子独受当朝天皇的宠爱,生下了俊秀如玉一般的皇子。可是,她由于受到其他皇妃们的嫉妒和迫害,早年就离开了人世。天皇觉得如果将无人照料的皇子立为皇太子,反会连累他,使其遭受辛苦,于是便让其身为臣下,并赐以源氏之姓。他,就是小说中光芒四射的源氏,因此被称之为“光源氏”。
天皇在光源氏的幼年时期,重新迎娶了酷似光源氏亡母的藤壶为妻。
光源氏在12岁时冠礼成婚,但他却因时刻不忘亲生的母亲而倾慕藤壶。结果,藤壶怀上了光源氏之子冷泉。
光源氏从此将忍受着私通的罪孽之感,涉历一生。
不久,光源氏与藤壶的侄女紫上邂逅,故事将逐渐把薄幸的紫上塑造成光源氏理想的女性。
除此之外,光源氏还与前皇太子的遗孀、有夫之妇、朋友的恋人、不通世故的公主、年近六十的老女官,以及其政敌的女儿等形形色色的女性们沉溺于痴情的恋爱之中。这些归根结底都源于光源氏对亡母无尽的仰慕。
光源氏的哥哥朱雀帝继承父位当上天皇之后,光源氏由于和自己的政敌之女坠入情网,因此被迫离开了京城,逃亡到了当时的偏远之地,即现在的神户。在那里,他与从京城迁来的贵族之女明石公主结合,生得一女。
光源氏的哥哥退位之后,光源氏的儿子冷泉继位,于是,光源氏又重返政界,开始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仕途。
光源氏建造了豪宅“六条院”,院内有四季争艳的庭园。在那里,他和自己心爱的紫上、明石公主等女性同居,实现了理想的生活。
老弱病残的源氏的哥哥,为女三宫的幸福着想,决定让她成为光源氏的妻子。从此便开始了女性们之间的感情纠葛,悲剧亦由此发生。
因为幼稚而辜负了光源氏期望的女三宫,与光源氏亲友之子私通,怀下了宇治十帖的主人公薰君。
光源氏想到藤壶与自己生下的孽种冷泉,为自己得到这种因果报应而感到伤心,开始为出家而做准备。
光源氏辞世之后,《源氏物语》的舞台移到了宇治,传说将继承光源氏之后的薰君和孙子第三皇子匂宫之间,围绕着三位美丽的公主,展开了一场令人悲哀的爱情故事。
  桥姬
宇治十帖在《彼时》中始有提及,在正本所描写的光源氏的世界里,仅为配角的八宫(光源氏之弟)突然地出现。作为罪孽之子而出生的薰君,他与被称为俗圣的宇治八宫(光源氏之弟)的人生观产生了共鸣,并私下拜其为法师。
在第三年的晚秋季节,薰君来访宇治,时值八宫不在。薰君窥见了月光下抱琴合奏的八宫姐妹,遂对大君产生了爱慕之情。
而后,薰君与以前伺候亲生父亲的侍女相遇,得知了自己身世的秘密。
由此,出于对八宫的师道之心和对大君的恋情,同时也为了保守自己身世的秘密,薰君不得不时常涉足宇治。由此,宇治十帖以京城和宇治为舞台,展现了与正本大相径庭的晦涩世界。

椎本
匂宫从薰君处得知八宫姐妹的传闻,在参拜初濑的归途中,顺路来到了宇治,并与中君开始了书信交往。且说八宫意识到自己的终期临近,便将公主们托付给了薰君,在给公主们留下遗言之后,便隐居山寺。一心向往佛道的八宫,从此撇开了公主们,成了不归之人。
获悉讣告的大君和中君,茫然失错,欲哭无泪。薰君在京城得知八宫的死讯,迅速前去吊唁,并代表悲痛欲绝的公主们一手承办了葬礼。翌年,薰君窥见了身着丧服的公主们,更激起了对大君的爱慕之情。这虽是继桥姬卷之后第二次窥见公主,但薰君的恋情最终还是无成功之望。故事似乎并不期望皆大欢喜的结局。

总角
八宫辞世一周年之后,服丧完毕。薰君于某日潜入了大君的闺房,大君有所察觉,便撇下中君,避而不现。因为她认为妹妹中君与薰君更为般配。然而,薰君并未对中君动心,这更证明了薰君对大君的真实的爱心。薰君计上心来,暗中使中君与匂宫媾和。其后,匂宫造访中君的次数日趋减少,大君为此而积劳成疾,卧床不起。身染重病的大君此时已不再疏远薰君。她在薰君的看护下,犹如日益凋谢的花草,离开了人世。
薰君由此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和八宫去世时一样,薰君一手承担了大君的后事。皇上也派来了吊唁的使者,但由于薰君未能与大君正式成婚,因此,他没能为她而穿上丧服。

早蕨
冬去春来,大君去逝之后,沉浸在悲痛之中的宇治也迎来了春天。山寺的高僧随着新年的贺辞送来了蕨菜和笔头菜。尽管如此,对两年来先后失去八宫和大君这两位亲人的中君来说,可以依托的人只有丈夫匂宫和薰君了。匂宫难于来往宇治,便决定将中君带回二条院,因此中君也不得不离开宇治。薰君表面上是中君的保护人,但他在中君身上发现了死去的大君之踪影,他甚至后悔当初没有得到中君。敏感的匂宫很快就觉察到了薰君的思情,中君也为此而感到万分的烦恼。

宿木
匂宫和夕雾六君的婚事,使中君了蒙受了很大的打击。中君后悔违背八宫的遗言而离开了宇治,她恳求薰君带她返回宇治。薰君此时也正要向中君倾诉爱慕之情,但当他得知中君已有身孕时,遂打消了念头。中君苦于薰君的恋慕和匂宫的嫉妒,说出了与大君长相极为相似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浮舟的存在。翌年,中君平安地生下一子。同月,薰君与今上天皇之次女成婚。但薰依然念念不忘大君,计划在宇治为她营建佛堂并举行祭奠。薰君为了筹画此事而来到了宇治,偶然窥见到在参拜初濑寺归途中顺路来访的浮舟,并为其相貌与大君酷似而感到惊讶。由此,在宇治十帖的后半部分中,展现了薰与浮舟的爱情故事。

东屋
浮舟与左近少将的婚事破裂之后,为了散心而来到了中君的身边。然而,回到家的匂宫,在中君洗发之际,却将浮舟当成新来的侍女而纠缠不休。虽然在当时并无生非,但浮舟却身感危险,并立即迁至三条的小家。且说薰君得知浮舟的所在之后,在以前的侍女引导下,来到了三条的小家,终与浮舟结缘。当初对大君曾是那样踌躇的薰君,此时却毫不犹豫地将浮舟抱入怀中。大君是亲王之女,理应得到几分尊重,而浮舟虽为大君的同父异母之妹,终不过是一个被领养的女子,也就是说,浮舟仅是一位侍妾(情人)而已。而对薰君来说,浮舟不过是大君的替身。这也是正本中紫儿因缘段(宇治因缘)的重复。浮舟到底能否摆脱这种因缘的束缚呢?

浮舟
匂宫自浮舟逃走之后,一直念念不舍,当得知浮舟在宇治已为薰君的情人之后,他怀着与薰君的对抗意识,冲动地来访了宇治,他假扮为薰君,强行与浮舟结缘。浮舟虽为自己的过失而感到害怕,但终经不住匂宫的引诱。后来,匂宫冒雪而来,将浮舟带到对岸的别墅,在那里渡过了激情横溢的两天。然而,匂宫的事最终还是被薰君所知,薰君一边责备浮舟的不贞,一边考虑将其带回京城。匂宫也计划着要带走浮舟,但终因戒备森严而无法得手。浮舟被夹持在两个性格不同的男人之间,左右为难。她终于走投无路,在准备迁居京城时,决定投河自杀。

蜻蛉
浮舟失踪后的次日清晨,宇治发生了大乱。浮舟的母亲中将君断定浮舟已投河自杀,便在当夜举行了衣冠葬礼。这一意外结果,使匂宫和薰君沉浸于万分的悲痛之中。在浮舟的七七佛事结束后,故事情节发生了急剧的转变,开始叙述今上天皇之女一宫的故事。明石中宫正在举行法华八讲会,薰君偶然窥见了今上天皇长女的美丽姿容。薰君让在宿木卷中与其结婚的今上天皇的次女穿着和长女一样的单衣和服,并让其端冰,以再现窥见当时的场面,然而,也许是同父异母之故,却有所逊色。薰君对今上天皇长女一宫异常地仰慕,这已经在椎木卷和总角卷中略有描述。此时的一宫随着浮舟的退场,本应以女主人公的身分亮相,然而,一宫的故事最终还是没有开始,因为,本来已死去的浮舟仍然还活着。

手习
倒在宇治院后门的浮舟,被偶然路过的横川憎都一行发现。后被送至小野之庵,在那里开始了新的生活。憎都的妹妹把浮舟当做死去的女儿精心地照顾。在这里,浮舟又成了一位替身。浮舟回想起自己不幸的半辈子人生,恳求憎都让她出家。最初发现浮舟的憎都,这次又帮助浮舟剃度出家,浮舟实现了出家的心愿,终于得到了心灵上的安宁,从此她勤奋地修行佛道。
在浮舟隐居之处,传来了薰君至今仍对浮舟念念不忘、悲叹感伤的消息。而浮舟生还的风声也被憎都走漏给了明石中宫,并终于传到了薰君的耳中。薰君震惊万分,带着浮舟的同母异父之弟(小君),来到横川查实真相。

梦浮桥
在横川,薰君从憎都那里听到浮舟生还的消息,悲感交集,伤心落泪。看到薰君悲哀不堪的情形,憎都后悔不该轻率地让浮舟出家。当夜,从横川回京途中的薰君一行,点燃了无数的火把,连浮舟所在的山庄也遥遥可见这些冉冉映红的火把。回到京城之后的第二天,薰君又派小君为使者,送信给浮舟。浮舟见到小君,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但最终还是以看错人为由,拒绝了见面与回信。看到徒劳而归的小君,薰君心绪万千。
作为出家之人而回避与薰君接触的浮舟,看破红尘而略怀世俗的薰君。源氏物语在非常巧妙地描写着这两位对比鲜明的男女主人公之命运的同时,落下了长达五十四卷的帷幕。此后二人的结局究竟如何?任凭读者们自己去回味和想像。